湖南塌桥事故1名公交司机谎称堵车提前疏散乘客

湖南塌桥事故目击:小车被压成几块钢板
  重型机械正在穿凿坍塌桥体,但由于坍塌的桥体巨大,被压在深处的车辆和人员很难一时救出。

  新华社湖南株洲5月18日电 (记者苏晓洲、明星)经过一昼夜的艰苦拼搏,湖南省株洲市红旗路高架桥坍塌事故现场搜救和清理工作基本结束。截至18日18时30分,在这一罕见的城市高架桥大面积坍塌事件中,已有9人遇难、16人受伤,27辆车被损毁。

  湖南省已经迅速成立专案机构,9名相关责任人已被警方控制。专案机构还对相关企业的账目实施了查封。据记者了解,专案机构由公安、检察、纪检、安监等部门组成。

  为了救出被困人员,湖南省调集了约2000人参与现场抢险。为了尽最大可能抢救失踪人员,湖南方面使用了包括三台生命探测仪在内的先进装备,在反复搜索确定没有生命迹象后,才开始使用大型工程机械清理。

  据了解,红旗路高架桥是湖南省首座城市高架桥,1995年投入使用,全长2750米,桥面宽超过16米,桥下净高8米。

  由于此桥从株洲市闹市区红旗广场跨过,造成此处交通拥挤。当地决定实施拆除。5月5日此桥全封闭,禁止桥上通车,开始分段动工拆除。发生坍塌事故的桥段,原定在5月20日实施爆破拆除。

  坍塌事故发生在17日下午4时24分。8个桥墩和巨大的水泥桥面迅速将桥下的公路和途经车辆掩埋。此前,坍塌事故桥段附近部分桥面已被爆破拆除。事故原因还在调查之中。

  现场直击

  小车被压成几块钢板

  暴雨如注敲打一片断桥残垣 扑鼻汽油味到处弥漫

  小车被压成几块钢板

  8个桥墩和9个桥面垮塌,钢筋混凝土残渣堆了近两百米长。

  事发时,红旗路由南往北方向三个车道挤满车辆,靠近立交桥墩的内车道里的车辆几乎全部被埋。

  昨日凌晨2时许,记者来到了事故现场,当时警方已用警戒绳将现场严密封锁。经交涉,记者获准进入现场,触目所及,都是断桥残垣。现场共有8个桥墩和9个桥面垮塌,一米多高的钢筋混凝土残渣堆了近两百米长。

  现场到处弥漫着扑鼻的汽油味,据现场消防队员介绍,这是因为高架桥坍塌时,将下面路过的汽车砸烂,油箱被砸破,导致汽油泄露出来,散发出这种气味。

  据悉,“株洲市高架桥坍塌事故”抢险救援指挥部加强了现场施救范围的安保工作,并对现场实施严格的禁烟、禁火等安全措施,防止泄漏的汽油引发爆炸等安全事故。

  红旗路由南往北方向,几十辆各种型号的大小汽车和摩托车均不同程度受损。废墟最前面的是一辆墨绿色桑塔纳,已经被压得严重变形,只剩下几片钢板。有些车辆几乎被钢筋混凝土残渣整体埋没,只露出车身支架、后视镜或半个轮胎。

  红旗路由北往南方向由于事发前已经封闭,车辆不能通行,由南往北方向的三个车道,事发时挤满了各种车辆。靠近立交桥墩的内车道里的车辆几乎全部被埋。外侧两车道上的车也有许多被混凝土或石块砸坏。

  来自长沙、湘潭等地的公安、消防等方面的救援人员不断赶来,曾参加过汶川大地震救援的湖南省救助总队也赶来增援。从17日晚至18日凌晨,搜救人员使用了3台生命探测仪,经反复探查,绝大多数区域已无生命迹象。

  整个上午,暴雨如注,但现场营救工作仍在紧张进行。停在现场有十余辆救护车,但记者一直没有发现有救护车驶离现场。直到下午2时至4时之间,记者亲眼目睹两具男性尸体从废墟里挖出。

  据悉,事故发生后,湖南省委书记张春贤要求全力组织救援,彻查事故原因,公开信息,绝不掩饰。昨日下午,国家安监总局副局长梁嘉琨到株洲市中医院看望了伤员。

  惊魂一刻

  当时桥下大塞车

  瞬间坍塌死里逃生

  简直是死里逃生,像美国电影里那种大逃亡一样,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伤者凌小春

  事故发生前,这里大塞车,没有看到在这一路段有交警维持秩序,也没有设置限行的交通标志。

  ――伤者马长林

  16名伤员中,有7人只受了较轻的皮外伤,前天晚上送至医院后经过简单的包扎就已出院。其余9人仍在医院住院治疗。

  伤员凌小春:

  整个吊车被埋又惊又怕

  驾驶室玻璃破碎侥幸爬出

  “简直是死里逃生,像美国电影里那种大逃亡一样,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44岁的凌小春躺在株洲市中医院的病床上向记者讲述当时的情景时,仍然心有余悸。

  凌小春是株洲市云田乡人,与老公靠开吊车起运空心板等建筑材料为生。前天下午4时多,他们两口子正开着吊车,从红旗路由南往北方向行驶。

  “当时立交桥正在拆,这一段路非常塞车。我们被挤在立交桥下最靠近里面的车道里,动弹不得。”凌小春告诉记者说,突然便看见前面的立交桥塌了,我们还没反应过来,整个车便被埋了。“我当时就昏迷了。大约10多分钟后,我才惊醒。发现车门打不开,驾驶室光线很差。我又惊又怕,又摸索了好几分钟,才发现驾驶室后面的玻璃碎了一个大洞,我赶紧从泥土堆里爬了出来。”

  “爬出来后,我掏出身上的手机打了110,让他们救我的老公。打完电话,我实在扛不住了,又晕了过去。”凌小春事后才知道,是闻讯赶来的武警战士将她送往了医院,被诊断为脑震荡和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她的丈夫黄厚斌也被救援人员从混凝土堆里扒了出来,目前已脱离危险,但仍昏迷不醒。




本文转载于 新浪网: http://news.sina.com.cn/c/2009-05-19/040217841237.shtml

  • $15.21
  • 06-07

选择颜色

Quantity :

Sha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