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隆平:我的性格过不了奢侈生活

袁隆平:我的性格过不了奢侈生活
袁隆平(右一)在三亚研究水稻。摄影・水木 Zhang jie

  1998年,媒体曾经报道,当时我国最大一宗无形资产评估价值额项目――“袁隆平”名字品牌价值为1008.9亿元;2000年,我国第一个以科学家名字命名的股票“隆平高科”上市,袁隆平现任公司名誉董事长。对于身价过千亿的说法,袁隆平说,他每月工资6000元多,每年的股份分红有20多万,“自己用不完”。他认为,钱当用则用,不挥霍不浪费,不小气不吝啬。

    “精神首富”袁隆平

  南都周刊记者・齐介仑 湖南长沙报道

   “亩产900公斤不是放卫星”

   南都周刊: 您提出,超级杂交稻的产量要从800公斤提高到900公斤甚至1000公斤。这是怎么推导出来的?

   袁隆平: 根据大多数专家的估算,水稻的光能利用率是5%,也就是说,阳光辐射的能量中有5%可以转化为有机物,可以转化为产量。我们打个对折,按照光能利用率2.5%来计算,根据长沙在水稻生长季节的辐射量,得出的结论是,亩产最高可到1500公斤。

  我们提出,超级杂交稻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亩产700公斤,在2000年已经达到了。第二个阶段亩产800公斤,计划2005年实现,结果提前了一年。我们现在向第三期亩产900公斤攻关,取得了一定的进展,计划2015年实现,争取提前两到三年,最迟在2013年实现。

   南都周刊: 从亩产300公斤,一直到现在是800公斤、900公斤,还计划要达到1000公斤,有人怀疑您是在放卫星。

   袁隆平: 这怎么是放卫星呢?通过科技的不断进步,水稻的产量是会逐步提高的。过去的水稻产量为什么不高?主要是种子不好,再一个就是我们过去在水稻种植上的投入不够。

   南都周刊: 您已经设置了时间表,比如您刚才提及的三代杂交稻要在2015年甚至提前两三年达到亩产900公斤的目标。如果到时候实现不了,怎么办呢?

   袁隆平: 我还是有信心的,这是能够实现的,而且我们在小面积的实验田里已经实现了。我想把它扩大到100亩。我们今年在湖南、湖北、安徽、浙江、江西、四川,安排了11个百亩片,向900公斤攻关。

  我们近期要开一个攻关会,会向农民介绍水稻品种的特性。另外,给他们经费,一亩地给300块钱的经费,免费赠送种子、肥料。国家给了我们科研经费,我们把这些钱拿给农民,用来提高他们的积极性。

   南都周刊: 您的杂交稻现在主要分布在哪些国家?

   袁隆平: 有印度、越南、美国、菲律宾,还有孟加拉、巴基斯坦、印度尼西亚、埃及等。美国是个超级大国,它也在用我们的杂交稻,它去年的种植面积有400多万亩,今年可能要达到600万亩,要占到美国水稻种植总面积的1/3,我们杂交稻的产量比美国当地的优良品种,要增产20%至25%。

   南都周刊: 您从中能得到多少回报?

   袁隆平: 美国去年给了我们130万美元,今年估计能有200万。但这些钱我个人是没有的。这些钱一个是用来支付科研经费,再一个就是给同事们搞点福利。

   南都周刊: 美国的科学家有没有可能在技术上超过您?

   袁隆平: 他们想超呢,但目前我们还是遥遥领先。我们给美国的种子是第一代和第二代的。

   身价千亿只穿几十元的衬衫

   南都周刊: 您与隆平高科公司的合作,是基于怎样的一个背景?

   袁隆平: 当时隆平高科要上市,想用我的名字,我不同意。后来,省领导多次来说服我,国家领导人也来劝说。最后,我同意它用我的名字是基于两点:第一,杂交水稻需要走出国门,但我的钱不够,隆平高科成立后,我们可以不再需要外国人的投资,自己来搞了;第二,在国内,一般到了七十岁就不能再当首席科学家了,也就没有了科研经费,隆平高科许诺每年给我200万元的科研费。

   南都周刊: 在隆平高科,您是怎样的一个角色?

   袁隆平: 我是名誉董事长,占5%的股份,我不涉及公司的业务,就是发挥品牌的作用。其实,我5%的股份也是象征性的。400万股,现在一股20来块,算起来也有七八千万了,但我不能套现,我一分钱都不能卖,我一卖,隆平高科就垮掉了。人家会想,隆平高科是不是有什么问题了?

   南都周刊: 每年的收益怎样?

   袁隆平: 公司每年都分红,去年大概有20多万元,这几年都是这么一个水平。

   南都周刊: 有人说,您的身价过千亿了。

   袁隆平: 我了解的情况是,当时的评选从各方面综合评估,得出的结论是,我的价值是1008个亿,说我是绿色王国的亿万富翁。其实,我每月的工资6000元多,每年的股份分红有20多万。还有咨询费、报告费、稿费,但不多。所有收入加起来,一年30来万是有的。我自己用不完的。

   南都周刊: 您怎么看待财富?

   袁隆平: 第一,君子爱财,要取之有道。第二,钱是拿来用的,有钱不用等于没有钱。

  穿衣吃饭,我讲究朴素大方。在海南岛,有人问我衬衫是几百块钱买的,我说二三十块,他们都不相信。我最大的花费就是烟。我一天抽一包中华,一个月大概需要2000块的烟钱。  

  我还有个小车,每个月的汽油费千把块钱。我的车子是在田里开的,是不上街的。告诉你吧,我是有驾驶证的,荣誉驾驶证呢,不年检的,是交警大队的书记亲自送给我的,上面写着:袁隆平院士惠存。

   我现在不愁钱,但我也不是什么首富。我的性格是过不了奢侈生活。

   不要寄希望于进口粮食

   南都周刊: 能说说您入选美国科学院外籍院士的事吗?

   袁隆平: 这个非常有意思,前期其实我不知道,最后是一个女院士,在评选过程结束5分钟后,给我发了一个E-mail,她说,你全票通过了。

   南都周刊: 您曾在全国政协提案中提及,中国的粮食储备,力度明显不够,怎么理解?

   袁隆平: 我听到有人反映,有些粮库存在虚报的情况,实际储备根本没有那么多。我提出,希望国家认真地下去查一查。除了正规渠道核查,还要搞突然袭击,还要搞微服私访。现在,已经抓了两条大鱼,黑龙江一个,浙江一个。

  联合国有一个最低粮食储备标准,大概是60天或者三个月。中国这么多人口,我建议粮食储备至少要够半年用的。

   南都周刊: 经济学家茅于轼就粮食安全问题提出过不同见解,您怎么看?

   袁隆平: 他很有意思,很多观点很奇特。粮食安全问题始终要警钟长鸣。中国这么多人口,粮食一出问题,什么事情都解决不了。你们年轻人不知道,我们在三年饥荒的时候饿死了多少人啊,很厉害的。民以食为天,粮食储备必须得到保障,不要寄希望于从国外买粮食,那是不可能的。你去国外买粮食,人家正好借此控制你。

   南都周刊: 您曾说过,有关耕地保护的18亿亩红线是保不住的。

   袁隆平: 这个问题我必须解释一下。原国土资源部部长孙文盛曾经跟我讲,18亿亩红线要保住难度很大。我的观点是,正因为难度大,才要采取更为坚决的措施来保护。国家搞经济建设,保护耕地确实很难,但这个红线必须要保。(实习生唐天笑对本文亦有贡献)




本文转载于 新浪网: http://news.sina.com.cn/c/sd/2009-05-21/110117861604.shtml

  • $15.21
  • 06-07

选择颜色

Quantity :

Sha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