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雷州政府部门欠账13亿元 镇长书记年关躲债

广东雷州政府部门欠账13亿元镇长书记年关躲债
皱巴巴的帐单清楚地记载着十年前各单位的欠款,杨良不知道还要保留它们多少年。

  “黄镇长,我是来要帐的。”杨良推开房门,开门见山地说。

  “我知道,过几天安排给你。”黄镇长回应。

  “镇里欠很久了,这次应多还一点。”杨良继续道。

  “知道欠很久,但镇里穷,只能慢慢还。”黄镇长接着说。

  4月下旬,回忆起去年腊月20日上午9时与雷州市纪家镇镇长黄立驹的这段对话,杨良深感无奈。纪家镇政府目前还欠他2万多元的汽油费。

  镇长书记年关躲债

  “我们都是年前去找他,去之前还要打听好他何时在。”多年的讨债经历,让杨良越来越能抓住官员的行踪,“年前政府收糖厂管理费,有钱。”去年春节前的那一趟,杨良也没有白跑,七天后,他收到镇政府偿还的2000元欠款。

  “过春节最难受。”自2005年上任以来,黄立驹每年春节都要接待几十位像杨良这样的债主,黄立驹向南方农村报记者坦言,“我也想躲,但最终还是要面对。”

  “他们来一个,我们就给一点,债主太多了,我们只有慢慢还。”黄立驹说道。2005年镇政府交接时,纪家镇政府总共欠账800多万。经过几年偿还,目前仍欠债700多万元。

  “春节前,我早就躲起来了。”同样债务缠身的松竹镇镇委书记翟泽渊4月24日向南方农村报记者讲到,“他们还有糖厂管理费,我们什么都没有,没法和债主交代。”据翟泽渊介绍,松竹镇仅教育欠债一项就高达100万元。全镇究竟欠多少债,翟泽渊坦言“没有统计,也不敢统计”。

  据翟泽渊介绍,松竹镇债务分5种:第一是教育负债。仅松竹二中,就欠100多万的基础建设费;其次是水利欠债。主要是水渠、排灌维修所欠的债;其三是工资欠款。目前镇政府尚欠2003年下半年镇供干部6个多月的工资,总共30多万;第四是干部差旅费、部门费。“欠费单都在债主手中保留着,具体有多少钱都不知道。”部门费是各部门维持运作所欠的帐,如征兵费等;最后是其他负债,主要是欠私人的债务等。

  不仅纪家镇和松竹镇债台高筑,雷州市21个镇、街绝大多数都有欠款。据雷州市财政局预算股股长符国栋介绍,全市所有镇、街总共欠款高达3亿,这还不包括统计到各个部门的镇一级机关的欠债。

  月初有电月尾缺电

  事实上,镇政府不仅债台高筑,就是日常运转也比较困难。

  在雷州市经济属于中等的纪家镇政府,每年除了上级政府补助以外,还可以收取60万元的糖厂管理费,以及10多万元的土地承包款。这部分收入除了维持日常开支以外,还能保证全镇60多位干部每月400元的补助。

  黄镇长介绍,就算加上补助,自己一个月的工资才1700元。黄立驹1992年参加工作,现为正科级。由于钱少,全镇编制80多人,如今还缺编20人。

  除了维持正常运转之外,纪家镇还可以拿出一部分钱用于偿还债务。去年该镇共还债25万,2005年以来累计还债100多万,但按镇里目前的收入,还完所有债务至少还要30年。

  如果说纪家镇能维持日常运转,松竹镇则是举步维艰。

  松竹镇每年的资产收入只有1万多元,几个小糖厂的管理费也“只够给政府工作人员每人发20斤糖”。由于收入少,松竹镇科级干部每月才有400元补助,股级干部只有50元,其他科员则没有补助。

  据翟泽渊介绍,2005年接任时,镇府账务上只有2000元。如今,除年底20万元省专项补助外,镇政府每月仅有市政府所给的7000元办公经费。全镇日常开支仅电费就要2000多元。“现在是买卡用电,月初有电,月尾缺电。”翟泽渊坦言。

  镇政府除日常开支以外还要支付干部驻站补贴、考核奖励、接待费以及专项配套等。专项配套包括粮食补贴、合作医疗的复印费,茅草房改造照相费等。

  “上面补贴越多,我们支付的中间费用就越多,干部的意见越大。”翟泽渊坦言道,“我们的服务质量肯定不好,因为我们没有钱。

  如今,黄立驹和翟泽渊的最大希望就是“上级政府能帮忙解决历史债务”。

  雷州全市共欠账13亿

  “不论欠谁的帐,都一定要还。”4月23日,在雷州市财政局局长吴玉坦诚地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关键是谁来还钱。”

  其实,从2003年税费改革后,全省每年都要对各级政府的债务进行统计。但5年过去了,省政府仍未明确债务统计的目的。

  “开始大家以为统计后,省里就会埋单。可是这么多年仍没有消息,大家都失望了。”符国栋坦言。据符国栋介绍,省政府每年都在对账务统计标准进行修改,修改的方向是逐渐明确账务分类,分离政府欠债和单位欠债。

  事实上,省政府也曾明确要求有能力的地方政府要根据实际情况成立还债基金,定期偿还部分债务。但这在部分经济不发达,财政收入少的政府则难以实施。据符国栋介绍,雷州市目前人口为140多万,去年财政收入才2.5亿元,而财政支出则大于这个数据。“市政府自己偿债都困难,更没能力支持下级政府。”

  不仅镇一级历史负债多,雷州市村一级和市一级也负债累累。据翟泽渊介绍,仅松竹镇,村一级欠债就高达1000多万元。符国栋则透露,雷州市共欠账13亿,这包括镇政府的3亿元,以及各个部门的欠债,其中教育负债就高达5亿。

  符国栋还透露,所欠债务中,大部分都是银行的钱,私人债务比例较小。这些债务主要是教育欠债和基础设施建设所欠工程款,基金会也是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迄今为止,雷州市政府所欠省政府用于偿还基金会的欠账也高达3500万元。

  “镇里欠了多少钱,不敢统计”――一位镇委书记的自述

  我叫翟泽渊,男,36岁。本科学历,正科级。1987年参加工作,2005年起担任松竹镇党委书记兼松竹镇人大主席团主席。

  松竹镇离雷州县城约10公里,人口6万余,下辖21个村委会。松竹镇是一个典型的农业镇,全镇除了几个小型糖厂外,无其他工业。留在家里务农的是老人和妇女,青壮年大都外出务工。松竹镇是一个债务多、经费少、找钱难的乡镇。

  我接任松竹镇镇委书记时,镇账务上只有2000元现金,债务则高达80万元。这80万元也只是镇债务的冰山一角。老实说,镇里欠了多少钱,我也不知道,也不敢统计。单松竹镇村一级的债务就高达1000万元。

  由于欠债多,年尾就有很多人来要帐。这时,我早就躲起来了,因为镇里实在没有钱还。其实我也是政府债主,我2000年在沈塘镇做副书记时,自己掏了6万多元给干部发工资,9年过去了,沈塘镇还欠我2万多元。

  平时也提心吊胆。要是哪一天某位债主把我们告了,法院封了我们的账户,我们就无法运转了(前段时间有个镇的账户就被封存了)。所有的干部工资和办公费用都在账户上。

  松竹镇工业少,收入主要由上级政府拨付。镇政府的主要收入是一年20万元的省政府专项补助,以及每个月7000元的办公经费。除上级拨付以外,全镇每年资产收入有1万多元,糖厂管理费只够给每个干部发20斤糖。

  按照我们镇目前的收支状况,根本没钱还债。收入少,我就要想办法找钱。第一招是盘活现有资产。前几年法院查封了镇农场的200多亩土地。我们花2万多元让雷州市国土局进行重新测量后,发现多了50亩土地。多出来的土地让我们喜出望外,接下来就是把土地租出去,这事也费了不少精力。开始,有一个人有意向,但还有些犹豫,为了让他早下决心,我就四处吹风说要租给别人了。果然,这人中招了,赶紧签了合同。后来,这人发现亏了,现在见着我还一直抱怨。

  除了盘活现有资产以外,我就找各个部门要钱。最近,我攀上了湛江市国税局。去年底,在湛江市国税局的帮助下,松竹镇获得了计划生育先进单位。获奖后,我们将所有发到碧海银沙、湛江日报、湛江晚报、雷州新闻等媒体的报道或感谢信全部摘下来后寄过去,顺便要求拨付一点资金。后来,湛江国税局同意给5万元。

  平时是跑一个项目上面给一点钱。前段时间徐湛高速公里征地,我们镇共征用220亩土地,镇政府按规定可以收取22000元管理费,结果只有2万元到账。钱不能直接用,还要上缴到市财政,扣除5%的税收后才能返还,我们拿到手的只有18000多元。

  没办法,谁叫咱穷,不跑肯定死,可是跑了,个人就要吃亏。以前出差,油费、过桥费都是司机垫付,但是报销一拖再拖。现在司机都不上当了,每次外出都由我垫付,如今,半年多的发票都没有报销。

  镇政府的收入虽少,但开支不少。先说干部补助。我工龄22年,正科级,每月补助400元;股级干部每月补助50元,其他科员没有。其次是干部驻站补贴、考核奖励和专项配套费用。

  我们镇每年的种粮补贴500多万,补贴发放时的资料费、复印费都要由镇政府出。不出钱不行,补贴发放不好,上面下来检查,住上十几二十天,接待费更多。

  再说日常开销。镇政府虽不是家大业大,每月日常开销也不小,仅电费一个月就要2000多元。全镇目前只有三台空调,一台在我的办公室,一台在会议室,一台在饭堂。以前欠供电所很多电费,后来供电所不干了,要我们买卡用电。

  镇政府的用具要么是别人捐赠的,要么是上级政府淘汰下来的,很少有自己购置的。我的办公桌是一个老板送给市人大后,我们从市人大淘回来的,椅子是一位老板捐赠的。以前,我们还有部分人在国税楼办公,地方是租的,没钱付租金时他们就赶我们走。去年我用那50亩土地的租金把这栋楼买下来了,现在不用再看他们的眼色,我们也多了个固定的场所。

  镇政府虽然已经债台高筑,但为了正常运转还要欠债。去年松竹河发大水,冲垮了水渠,水利部门拨下来2万多元的维修费。这时,我们就为难了。不修,村民要上访;修,钱不够,还要欠债。没办法,只有先去找一个承包商,说现在到了2万元,你先开工,后续钱马上就到。可是,完了工,还欠承包商10多万元工程款。

  政府欠债10年不还 油站高息借贷运转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政府欠我的加油费10年都没有还。”4月22日,在雷州市纪家镇,周养翻着一叠厚厚的发票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

  年近60的周养是雷州市纪家镇后坑村人,1972年高中毕业后在唐家镇农具厂做保管员。1984年,周养从农具厂转到纪家镇供销社。1993年,周养和供销社另外两位职员杨良、周秀玉一起承包了纪家镇供销社加油站,租期三年。由于经营有方,加油站不仅保证了3人每月250元的工资,三年下来每人还分得了1.4万元的利润。

  1996年,三人续租了加油站,进入了第二个承包期。正当三人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他们遭遇空前的欠费风波。1万,2万,3万,所欠油费不断累计,欠费对象也不断增加。据周养介绍,最多一年,加油站所欠油费高达16万元。由于欠费剧增,加油站运作日益艰难。周养等只好借高利贷维持加油站运转,最多时,加油站的高利贷达到8万元。1999年末,三年期满,三人不仅没有赚到一分钱,还留下来一大笔欠债。

  让周养感到不满的是,经过几年的讨债,私人所欠债务已基本还清,而纪家镇政府部门至今欠有大量债务:派出所3.6万,镇政府2.2万,边防所0.6万,卫生院0.6万。

  从1999年起,三人就开始追讨欠款。然而,每次相关人员“没钱,下次还”的话让周养觉得照此下去不是办法。

  2001年,两年多讨债无功后,周养开始信访讨钱。每年湛江市、雷州市的公开接访,周养都要照例去反映一下政府欠账的事实。

  2007年7月,经过6年多的信访,纪家镇四单位欠周养、杨良等加油费的事情引起了雷州市委的重视。7月底雷州市信访局局长李扬林专门就此事将双方当事人召集到纪家镇政府进行协调。并告知周养“再不还钱就找我”,并留下了电话。

  事实上,此前4月份,纪家镇派出所所长劳阳曾和周养、杨良签署了分期付款协议,按协议,派出所每月偿还油费300元。纪家镇边防所也在2006年6月份与周养签订每月偿还200元的分期付款协议。

  但是,分期付款协议和李局长的承诺也没有帮周养讨回所有欠款。迄今为止,派出所仍旧一分未还,而边防所在分期付款10个月后也停止了还款。此间,卫生院2007年归还4000元,镇政府2008年偿还2000元。

  “当时签分期付款协议时,我们都很不情愿。因为按照协议,派出所3.6万元的欠账要10年才能还完。”经过两天考虑后,周养还是在分期付款协议上签了字,“有总比没有好”。但是,令周养不满的是自己的宽容还是没有得到对方的认同。周养坦言,也想用法律途径讨回欠账,但高昂的诉讼费让他们望而却步。

  4月22日,南方农村报记者就此事采访了纪家镇派出所和镇政府负责人。派出所教导员车力诚称去年刚到纪家镇上任,只知道欠饭馆的钱,不清楚欠周养加油费一事。车力诚还告诉记者,自己在龙门镇任所长时,也还了3万多元的债务。而纪家镇镇长黄立驹向南方农村报记者坦言:“镇政府欠债高达700万元,政府收入少,债主多,只能慢慢还。”

  记者 李秀林




本文转载于 新浪网: http://news.sina.com.cn/c/2009-05-26/011417887125.shtml

  • $15.21
  • 06-07

选择颜色

Quantity :

Sha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