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神木称全民免费医疗经论证具备可行性

陕西神木称全民免费医疗经论证具备可行性
  在神木县医院出入院结算处,报销了2000多元医药费的患者家属李爱明,高兴地合不拢嘴。本报记者 程莉莉 戴明阳 摄

  “做梦也没想到,天大的好事能降临到我的头上。”身患肠癌的贺凤英对记者说,“这一切都是因为我的户籍是‘神木县’。”

  在神木县医院“内一科”,躺着休息的贺凤英看到记者,便小心翼翼地坐了起来,单腿盘坐在病床上。她觉得,自己活下去的信心增加了。这受益于今年3月开始的神木县“全民免费医疗”政策

  “据我所知,全国就是我们神木县推行这个政策。我们两口子算是生在了福地。”贺凤英的丈夫王留感叹,“我不再为今后的治疗费发愁了。”

  治疗癌症需要花很多钱。去年,他们为此花了10多万元的医疗费。这笔钱,对于一个普通的家庭来说,是一个沉重的负担。

  今年57岁的王留说,他在9年前提前退休,爱人贺凤英1989年下岗,夫妻二人的退休金和下岗补贴加在一起每月有2000多元,日子本来还算安稳,但爱人的一场病几乎让这个家庭破产。

  “我们俩不吃不喝一年也不过2万多元收入,一年来,我们靠借债看病,靠贷款化疗,亲戚朋友都借遍了,他们也被借怕了。”想起几个月以前的日子,贺凤英眼圈开始发红。

  好运开始于2009年3月1日。陕西省神木县正式实施“全民免费医疗”制度。根据这项政策,当地城乡居民的住院费用给予报销:乡镇医院起付线为每人次200元,县级医院为400元,县境外医院为3000元。起付线以下费用患者自付,以上费用由财政买单。每人每年报销上限为30万元。

  “这次我住了十几天院,只花了1000多元钱。住院费1万多元,报销了9900元。”贺凤英高兴地说。

  好运当头的不只是贺凤英,凡是神木县户籍的患者都迎来了这样的好运。据神木县卫生局统计数据,“全民免费医疗”实施的第一个月(3月份),累计接受住院患者2070人,报销医疗费960万元;第二个月,报销1270万元;第三个月,从日报表分析,比4月有所下降。

  这项政策推出后,有大量求医者来到县内7家定点医院就医。“3月下旬到4月上旬住院病人达到高峰,和同期相比增加了30%。”该县县委宣传部部长雷江声说,不仅是来看病的人突然多了,来此一探究竟的各路记者也突然多了。

  敢于打出“全民免费医疗”招牌,就像是放了一颗卫星,自然成为新闻焦点。而对于这项惊动了全国的医改,各种褒贬不一的意见一时也开始纷至沓来,有人为其鼓掌叫好,有人说这是一场闹剧。其中,有舆论指责此项措施是“乌托邦”,是不切实际的理想主义,并规劝神木县与其不现实地推行“全民免费医疗”制度,不如脚踏实地地建立切实可行的基本医疗保障制度,等等。

  面对媒体的质疑或批评,神木县的决策者们“感到无奈”。

  5月20日晚,趁着在外地开会的间歇,神木县县委书记郭宝成赶回神木县,在晚饭后有限的休息时间里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他说,“看病贵看病难”是必须要解决的问题,作为决策者和推动者,实行这样的政策决不是心血来潮,也不是“拍脑袋”式的大跃进,免费医疗的想法我们已经酝酿了一年多的时间,并进行了大量调研,邀请各方专家论证可行性。

  “其实调研期间,我们有几大担心”,郭宝成坦承,“如病人会不会太多,医疗设施和医护人员、技术力量能不能承担,费用会不会太大等等”。

  但是深入的调研论证结果,打消了神木县的担忧。

  “基本结论是这样的:病人不会因为实施政策而增多,只是有可能因为担心政策无法持续而在短时间内大量涌入医院,但之后便会恢复正常秩序。另外,县财政经济实力雄厚,完全可以负担‘全民免费医疗’。所以现在我没有一点担心”,郭宝成称,目前媒体的质疑并没有超出当时他们预想的范围。

  对于外界质疑这项政策会否持续下去,郭书记说,“这是一项让千千万万百姓获益的政策,哪个人敢说取消他?如果取消了,老百姓就首先不答应。”

  连续三天,本报记者在神木县医院采访,这家医院是神木县唯一一家公立医院,也是医疗条件最好的医院。这座看上去十分干净而气派的医院,由神木县政府投资建立,2月24日刚刚全部投入使用。在住院处楼内,走廊十分宽敞,外界所说的大排长队的现象已经不见。

  此前,“小病不出院,大病住不进去”,“找人情托关系”等等批评的声音曾经让这里的医护人员饱受埋怨。目前,虽然病房床位依然紧张,但每个科室至少还保留有一两张应急床位。

  5月22日下午约16时,在“出入院结算处”的“公、城、农住院医疗费报销处”窗口,记者采访了几位刚刚报销了医疗费的患者。

  67岁的老人刘定周,向记者详细讲述了如何享受“免费医疗”的过程。刘患有糖尿病和肺结核,5月5日住进神木县医院感染科。

  “住院前,我打了几次电话,医院说人比较多,于是我留下电话等消息,大概两三天后,医院通知我住院,我就来了。”刘定周说,“住院必须先交预付费,我交了2000元,住进了感染科”,“住院期间,我们交的2000元不够用,医院通知我们又交了一次3000元”,“今天出院,我们拿着这些单据,到出入院结算处的报销窗口就可以报销了。”

  这位老人手中拿的住院医药费审批报销凭证上写着:住院总费用4510.5元,自付金额464.5元。自付金额中的400元,是报销的起付线,剩下的64.5元,是超出了规定药品的自费项目。

  记者注意到,从老人来到报销窗口,直到报销完成,仅仅花了2分钟时间。

  在院长办公室,忙碌的院长马宝玉抽空坐下来与记者交谈,对于“全民免费医疗”,他表示医院十分赞成,并称一定会尽力配合县里把政策落实下去。

  他介绍说,患者住院是采取自己垫付、出院报销的方式,医院也是采取垫付的方式,先给患者报销,每月月底再上报到县卫生局公疗办或合疗办,审核后予以拨付。

  那么月底大量的报销单据会不会占用很多时间,导致医院迟迟无法拿到拨款?马宝玉解释说,为了监督并方便医院报销单据,县卫生局在每家定点医院都派驻了专员,每天审核病人资料,一方面随时避免假资料出现,另一方面省去了月底结算的时间。

  记者通过几天来的采访感觉到,一方面是来自县城外面的质疑声不断,一方面是神木县内部不断地消解舆论压力,并给当地老百姓吃“定心丸”。

  县城医改的风波也传递到病房里。从这个政策中受益的贺凤英以及她的病友们有些担忧。

  贺凤英对记者说:“这真是个救命的政策,我们希望能一直执行下去,如果取消了,我们老百姓绝对不答应。”




本文转载于 新浪网: http://news.sina.com.cn/c/2009-05-25/235017886959.shtml

  • $15.21
  • 06-07

选择颜色

Quantity :

Sha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