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阜阳女行长借款3亿背后疑涉腐败窝案

安徽阜阳女行长借款3亿背后疑涉腐败窝案
李群向人借钱时打的借条盖有公章。

安徽阜阳女行长借款3亿背后疑涉腐败窝案
如今,农行安徽阜阳分行腾达支行的经营已恢复正常。

  安徽阜阳农行腾达支行负责人李群借款额可能高达3亿,主要用于倒卖银行承兑汇票谋利,当地人称李群是一个“活动能量很大的人”

   金钱“腾挪大法”透析

  安徽阜阳农行腾达支行负责人李群借款额可能高达3亿,主要用于倒卖银行承兑汇票谋利,当地人称李群是一个“活动能量很大的人”

  据新华社报道,中国农业银行阜阳分行腾达支行负责人李群因涉嫌办理个人民间借贷,并伪造单位公章,倒卖银行承兑汇票,涉嫌非法经营罪,已在家人的陪同下到公安机关投案,现已被刑拘。据公安机关初步侦查统计,已查实借条的金额达1.65亿元。

  据了解,作为一名银行支行的负责人,李群专门找有钱人借钱,并以承诺定期高额回报作诱饵。李群用并不太高明的骗术把阜阳众多的有钱人“套”了进去。当这个雪球越滚越大而难以为继之时,李群选择了从容地投案自首,把这个极大的麻烦丢给了社会和政府。有消息称,李群的借款总额可能超过3亿元。

  在这个离奇的案件背后,疑点重重。李群凭什么能借到这么多钱?她到底玩的是一种怎样的金钱游戏?这种非法行为又暴露出了哪些问题?本报记者在阜阳展开多日的调查,期待能找出答案。

  文、图 本报记者何涛

  5月1日下午,在北京看望姐姐的阜阳女商人徐杨接到了一个来自阜阳的电话:“李群出事了!”

   一位债权人的噩梦

  一开始,徐杨并不知道李群出了什么事。“当时,我还以为她出了什么意外,或是两口子闹矛盾,她喝药了。”

  随后,不断又有朋友打来电话,告诉徐杨“李群出事”的新版本:“李群人找不到了,她老公也找不到她。”

  最终,徐杨得到了较为一致的版本:“李群被人骗了,自首了。”

  徐杨顿时变得异常紧张,因为李群的安危直接关系着她的身家,甚至是性命。在过去的2个多月里,李群一共向她借了680万元巨款。如果李群出事了,这笔钱还不上的话,徐杨一家将会立即破产。

  徐杨是安徽阜阳的一位生意人,早年当过幼师。1996年,她下海经商,10多年来在阜阳开过服装店,也开过饭店,积攒了一点钱,但生意始终做得不算大。

  徐杨说,她借给李群的680万元当中,只有100万元是她自己的,其余全是亲戚朋友的钱。就连她自己的100多万元也是“卖房的钱和房子的抵押贷款凑出来的。”

   活动能量极大的李群

  事态的发展让在北京的徐杨“待不住了”。5月5日晚上,徐杨坐上火车,6日一大早就赶回了阜阳。但随后,徐杨得到了一个让她异常吃惊和害怕的消息:原来,李群的债主并不止她一个,而且借款总额也远远不止几百万元。

  连日来,阜阳市街头巷尾的老百姓都在谈论着李群这个40岁左右的女人。让不少人好奇的是,李群到底有什么本事能借到这么多的钱?

  随着媒体报道的深入,李群显赫的家庭背景被外人所知。据央视《新闻会客厅》栏目报道,李群的父亲曾任某县县委副书记,并当过阜阳市水务局领导;李群的丈夫漆德安是阜阳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兼市广电局局长;李群的哥哥是检察院的批捕科科长,姐夫是旅游局局长。

  李群本人在阜阳农行工作多年,在担任腾达支行负责人之前还做过农行阜阳分行营业部副主任。农行阜阳市分行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我可以很负责任地说,李群是一个活动能量相当大的人。”

  另一位借钱给李群的商人王强(化名)说:李群酒量很大,“8两白酒不在话下”。李群请客吃饭时,往往能把几个领导同时请到一个餐桌上,这无形中抬高了她的身价。

  与李群来往密切的徐杨说,李群性格开朗,也挺乐于助人,做事风格一向是大大咧咧的。在王强的印象中,李群十分招摇,不仅全身穿的都是名牌,而且常常背着一个“LV”的皮包。“她还把皮包1.8万元的发票常放在包里,拿出来给人看。总之,给人的感觉是,李群这个人不缺钱。” 

  “谁都不会把钱借给穷人。把钱借给有钱人,有什么好担心的。”王强说。

   李群是如何借钱的?

  徐杨说,因为李群和她的前夫是同学,1996年她便认识了李群。从2006年开始,李群便开始向徐杨借钱,刚开始数额都不大,十万、二十万、三十万……“借了还,还了再借。当时李群还款很守时、守信用。借款也没有盖章。” 

  去年,徐杨从网上获知了一条消息,浙江出现了小额贷款公司,而且国家政策也允许。徐杨和几个朋友商量,也想搞个小额贷款公司,但需要的资金量很大,“最低的注册资金也要2000多万元。我们没有那么多钱,就想找股东一起来凑钱。”

  “我把朋友的钱,把我哥的钱、我妈的钱、以前卖房的钱,还有房子抵押的贷款全凑在一块,凑了100多万元。其他的股东也是贷款的贷款的,借钱的借钱。总共就凑了五六百万元。”这笔钱集中到了徐杨手上,并被徐杨存进了农行。

  在一次聊天过程中,李群知道了徐杨手上有这笔巨款。徐杨回忆说,“李群知道,小额贷款公司不会那么快批下来 ,至少需要几个月。李群当时提出,钱放在那里也是闲着,不如她帮我们理财。一开始,我也不敢给她那么多钱。”

  徐杨问了一句,“到底怎么操作?”李群回答说:“你别管了,钱拿过来就行了。”

  徐杨又问李群:“钱打到哪儿?我以为是银行的公共账户。”李群回答说:“如果是银行的公共账户,收益就没那么多。避开银行的公共的账户,全年的收益肯定比存款要多。

  当时徐杨还有一部分银行贷款,办好手续了暂未提款。“李群让我把贷款提出来,她说贷款的利息是1分多,她承诺给我两分,去掉银行贷款利息,我还有收益。”徐杨想了想,同意了。

  随后,李群把徐杨叫到了行长办公室,徐杨当场用农行卡往李群指定的账户上转了200万元。“我不敢给她那么多,只给了200万元。”随后,李群给徐杨写了借条,并签上了姓名,还盖了银行的公章。“我想这应该是银行的行为。如果当时就知道这是个人借款,我肯定不可能给她那么多的。”

  “现在金融危机,你说干什么好呢?银行借钱,又有什么不相信的呢?”徐杨说。

  就这样,直到3月15日,徐杨打给了李群最后一笔钱――约150万元。此时,李群已总共欠徐杨680万元。4月份还款期限到了,徐杨催要还款,“但李群说银监会在查账,过了4月份一定还”。“之后,又说要么过了‘五一’再给我。”直到李群自首,徐杨的巨款都没能收回来。

  万般无奈之下,徐杨想到了向媒体投诉,她也成为了阜阳众多李群的“债主”中唯一一个愿意公开姓名的。连日来,不断地接受采访,让徐杨自认为成了“公众人物”,“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就这么回事。反正我可以拍胸脯说,我的每一分钱都是干净的。”

   背后的秘密:承兑汇票的游戏

  王强也是今年4月份成为李群的“猎物”的,他被借走了100多万元。“当时是李群主动找到我的,之前我并不认识她。她可能是从农行的户头上看到我有钱,才主动来找我的。”

  王强说,当时他借钱给李群也想过风险的问题。但是考虑到李群的职务和她的家庭背景,他还是把钱借出去了。“她总不至于为了这100多万元把整个家族的前途给毁了吧?”

  作为腾达支行的负责人,李群疯狂借钱到底玩的一种怎样的游戏?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告诉向记者,李群玩的是炒卖银行承兑汇票,“而且绝对不是李群一个人在玩,有一个团伙在操作”。

  承兑汇票主要用于企业短期资金周转,类似于对企业发放短期的抵押贷款。按照国家的有关规定,为了控制风险,银行向企业开承兑汇票时,相关企业必须缴纳百分之百的保证金。

  但如果企业的信用好,承兑汇票往往可以多开,比如“30万的保证金,开100万元的承兑汇票。”

  这位知情人士透露,李群的操作手法是:首先由其团伙成员注册一个商业贸易公司,然后利用这些公司的名义开具承兑汇票。承兑汇票开出之后,迅速倒卖到江浙等地。比如:30万元的保证金,开出100万元的承兑汇票,然后再以90万元的价格卖出这些汇票。然后再借钱充当保证金,开出更多的承兑汇票,不断地循环。

  承兑汇票到期时,只要有钱把保证金补充到百分百的比例,就不会有事。所以这个游戏若要一直玩下去,就必须要把雪球越滚越大,必须是用更多后续的借款来填以前的洞。“到了最后,李群实际上是两头套钱,一边向有钱的人借,另一边让买承兑汇票的买家提前付款。”    

  今年以来,为了刺激经济复苏,银行信贷规模急剧放大,这也给李群带来了一个很好的大量放出承兑汇票的机会。与此同时,也加速了游戏的终结。一旦后续巨额资金无法跟上,这种疯狂的玩法必然破产。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可能正是由于今年以来腾达支行的承兑汇票业务量极其反常地大,才引起了上级监管部门的关注,并进而引来了清查。

   三四月份疯狂借钱的秘密

  据不少借钱给李群的债主透露,今年三四月份,李群拼命向外借钱,“简直到了疯狂的程度”。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三四月份,李群疯狂借钱的同时,实际上一直在做亏本买卖。“据我了解,4月份,李群反而要到别人手上去买承兑汇票。按3个点的利差买的话,价值100万的承兑汇票,李群要支付103万元才能买到。另一方面,她却是按照一个点的利差卖出去的,卖价只有101万元。也就是说,每做一单生意就要亏两点。”

  为什么李群连亏本买卖也要做呢?“因为她必须要把这个游戏维系下去,这样才能源源不断地套到更多的钱,才能有钱补上漏洞。这段时间,李群尽管‘可能亏了3000万元’,但却套来了更多的钱。”

   借款后为何突然自首?

  更令众多的债主们百思不解的是,在李群投案自首的前一天4月30日,李群还向外借了最后一笔巨款――150万元。“这让我们感觉她是在拼命地想堵住一个洞。一旦这个洞堵上后,她就可以从容面对自首了”。

  李群为什么在疯狂借钱之后,突然选择了自首呢?这引起了借钱给李群的债主们的种种猜测。债主间一种较为普遍的猜测就是,李群拼命借钱堵的洞与农行有关。当李群堵上了银行的洞之后,她所有的行为就不属于职务犯罪了,而只属于一般的民间借贷纠纷,只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在“两害取其轻”的考虑之下,这么做能够极大地保全自己。

  这种猜测某种程度上也与一些呈现出来的现象相吻合。阜阳农行至今没有表示银行在这起事件中受到了经济损失。

  李群本人供述的作案手段也主要是“以个人名义或利用伪造公章出具借条,获取资金,并没有挪用银行资金”。

  在李群投案自首之后,据她本人称,自1989年起就开始从事非法民间借贷,通过向他人许诺支付高息为诱饵,获取资金。截至今年5月17日,已有28人到公安机关登记债权,出具借条金额共计1.65亿元。还有一些人由于种种原因,未到公安机关进行债权登记。

  此外,截至4月30日,从与李群关联的账户划到8家企业作为开立银行承兑汇票保证金的资金共有844笔,金额累计达3亿多元。估计李群对外借款的总金额可能超过3亿元。

   案件背后有窝案?

  李群自首被曝光后,面对到阜阳采访的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记者,阜阳医药集团的孙志刚和妹妹孙永红表示,他们先后共借给李群2300万元。而阜阳市颖泉区劳动局工会主席张国琴和妹妹张国珍手里也持有李群本息合计4000万元的欠条。消息曝光后,引起了舆论的哗然,一些网友表示并不同情这些债权人,反而大声疾呼“要调查这批官员为何有这么多钱外借”。

  此后,张国琴等人都拒绝了记者的采访。21日晚,记者拨通了张国珍的手机,一位女子接了电话,她自称是张国琴的亲戚。她表示,张国琴在外地就医,但“不知道具体在哪家医院”。接电话的女子说话时语气十分犹豫,最后她主动挂断了电话。

  由李群借款案所牵出的窝案仍待有关部门一一调查。阜阳当地一位官员私下里对记者表示,他希望能有更多的关注投向这类涉嫌腐败的事情,“只有把这些滋生腐败的土壤真正炒焦了,阜阳才能长出茁壮的新芽来”。

   是个人行为?还是银行行为?

  数天前,上百人聚集到农行阜阳分行腾达支行门前,向银行讨要被李群借走的巨款。

  22日下午,记者来到腾达支行看到,这里已经恢复了正常的经营秩序。但值得注意的是,银行内部的保安措施明显加强,大堂经理的位置上坐着的,不是银行的工作人员,而是一名穿着制服的警察。

  在李群自首后,阜阳农行分行行长徐玲被免职。农行安徽省分行驻蚌埠审计办主任邵体明被任命为阜阳农行分行党委书记,主持该分行工作。农行阜阳分行的新任纪委书记也是由省里下来的干部担任。

  对于李群的所做所为,农行阜阳分行的一位相关负责人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这纯属于李群的个人行为,李群并没有被任命为腾达支行的行长。李群伪造了银行的公章,她的借款主要用于倒卖银行承兑汇票,而且她的资金是在银行的监管体系之外运作的,并没有动用银行内部的资金。“现在有严格的监管系统,如果她早上动了银行的钱,中午我们就能发现。如果她下午动了,我们晚上就能发现。但如果是她个人账户上的交易,就很难监管了。这好比是网上银行,银行只是提供一个平台,具体如何操作都是由个人自己完成的。”

  对于农行的表态,徐杨非常不满:“农行一点都不主动,到现在还没有和我们见面、协商解决这件事情。难道农行没有一点责任吗?现在公安机关还没有下定论呢,农行就一再强调是个人行为。个人行为就意味着,农行不愿意承担责任,不愿意埋这个单。你说李群是私刻公章, 我们市民没有能力鉴别公章的真伪,我们只看到她在行长的位置上,拿了我们的钱,帮我们理财,我只能看到这些。不能说,每办一笔业务,都去验章,别人还会说我们是神经病呢。”

  近日,农行总行临时召开了一个全国性的紧急电视电话会议,通报了李群案件的有关情况,并要求各地加强监管。

   资金去向至今成谜

  在事态的发展过程中,李群巨额借款的去向一直模糊不清。目前,各方都未公布这笔巨款的去向。农行阜阳分行的一位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李群的借款主要用于倒卖银行承兑汇票,但具体的情况公安机关仍在调查当中。

  王强称,他个人认为李群的巨额借款可能有三种去向:一是,用来堵银行的黑洞。二是,在做承兑汇票生意时,李群被人骗了,亏了不少。三是,李群通过各种渠道挥霍了。

  目前,李群的案件已引起了各方的高度关注。阜阳市成立了以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为组长的案件侦破协调组;并由阜阳市公安局局长挂帅,分管局长直接指挥,组织了20多名警力全力开展案件侦查。

  阜阳市委、市政府通报称:目前公安机关已先后抓获涉嫌倒买倒卖银行承兑汇票资金数额较大的6名犯罪嫌疑人,并对涉案的企业和人员进行了调查。同时,阜阳市委还决定停止李群丈夫漆德安担任的阜阳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市广电局局长职务,市纪委也对目前已查明的3名参与高利贷的公务人员进行了调查。

  阜阳农行一位负责人表示,李群案无可避免地对农行的声誉造成了影响。从这种角度来说,农行同样也是受害者。下一步,阜阳农行将加大监管力度。对于员工的管理,要从8小时之内拓展到8小时之外。如果发现员工在工作之余有经商或是赌博等行为,都将采取相应的措施。




本文转载于 新浪网: http://news.sina.com.cn/c/sd/2009-05-27/090417899385.shtml

  • $15.21
  • 06-07

选择颜色

Quantity :

Sha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