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医院艾滋谣言调查:仅1名医生HIV检测异常

江苏医院艾滋谣言调查:仅1名医生HIV检测异常
传闻困扰江苏省人民医院。本报记者 张国 摄

  本报南京5月26日电 传闻正包围着一家著名的医疗机构。

  困扰江苏省人民医院的传言,至少已有一个月之久,它具备一些在互联网上走红的要素:美女、贿赂、性丑闻、同性恋,还有令人闻之色变的艾滋病。

  听上去,故事足以编成一部足够吸引眼球的电视连续剧。传闻称,江苏省人民医院一名医生婚前体检时查出感染艾滋病病毒,牵出一名女医药代表,然后又牵出包括科室主任在内的一串医生,且都与这名医药代表有染。

  流传最广的帖子是这样描述的:“医院潜规则瞬间毁掉省人民医院4把主刀手”,“由此可见(医)药代(表)和医生之间的关系不清不白,乱七八糟”。

  情节发展层层递进:有人称,原来这名医药代表早已感染艾滋病病毒,故意传染给他人;医院内部男女关系混乱,许多护士也受到感染;也有人说,传播病毒的是同性恋或双性恋者。

  对于传染人数始终没有“统一”的口径,有人说是7名医生,有人说是8名医生、12名护士。

  故事的讲述者留下了伏笔:“最可怕的是这名医药代表不光做省人民医院一家……不知道又会有多少医生中招。”

  接着,南京几家有名的医院,悉数被点了名。

   医院声明未能阻止谣言传播

  然而,当中国青年报记者来到南京,听到的却是一些互相矛盾的说法。

  “艾滋门”正成为当地茶余饭后的谈资。

  大学教师卢勇连用多个“恐怖”形容自己听说此事的反应。他向医药界的朋友打听到了一个出乎意料的答案:感染艾滋病病毒的是两名同性恋医生,与医药代表无关。

  一位律师在多方探听之后说:“那个女医药代表就是为了报复社会,据说现在她被抓了。圈里都很清楚,省人民医院感染了4名医生、两个护士、两个官员。”

  江苏省无锡市一位医生专门向省人民医院同行致电,对方有的说“不便回答,以后再告诉你”,有的告诉他“可能有这么回事”。某大公司销售医药代表回答:“确实有这么回事。”

  这位医生感慨:如果正规新闻媒体不在近期辟谣,此事就是真的。

  而各种“可靠”说法的“出处”都是江苏省人民医院,人们转述那里的“朋友”、“同学”、“家属”、“同学的老婆”、“同事的亲戚”、“实习的表弟”的话,作为可靠信息源。

  有人在网上提到,谈起这件事情,供职于江苏省人民医院的好友在电话里沉默了足足5秒钟,说了一句:“不要对别人说问过我!”

  记者找到的关于此事最早的帖子发表于4月22日午夜,在“西祠胡同”网站。但直到5月1日,它都没有引起太多的转载和关注。

  5月1日,网上出现一篇署名为“江苏省人民医院医务人员”的声明。它虽然批评“少数别有用心的人竭尽造谣惑众之能事”,但却引起了网民的强烈兴趣。

  经记者查证,这则声明确实出自医院内部人士之手。

  声明说:“任何行业的任何人都有可能被感染,即使有医务人员染患艾滋病,那也是可能和正常之事;医院是承担风险之地,医生的职业就是高风险的职业,外科手术的创伤、病毒的感染、放射性元素的侵害都可能对医务人员的身体造成损伤,白求恩大夫就是死于手术中的病菌感染的。”

  对于这番言论,同样是在“西祠胡同”,有人评价:“很厉害呀,没说有,也没否定医护人员感染,为以后捂不住留下解释的余地。”

  此后,传闻愈演愈烈。

  在传闻持续20多天之后的5月14日,简短的正式声明出现在江苏省人民医院网站上,随后被江苏省卫生厅网站转载。“经查,网络上流传的关于我院数名医生染患艾滋病的消息纯属捏造。”

  江苏省人民医院强调:“迄今没有出现一例在我院感染艾滋病病毒的患者和医务人员。”“网络虚假传闻严重侵犯了我院医务人员的声誉,我院诚挚地希望,广大网友不要轻信谣言,附和虚假信息;同时我院也严正声明,将保留对继续制造和散布谣言者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然而,这份声明却引来了一些人咬文嚼字的解读。许多人质疑,它回避了公众的疑惑。江苏省人民医院究竟有没有人感染艾滋病病毒,院方并未正面回答,而是强调“没有一例在我院感染”,那么是不是不排除在院外感染的可能?医药代表与医生之间的传染,完全可以不发生在医院。如果有人感染,是谁感染,总共几例,也没有任何说法,医院只说“数名医生染患艾滋病”为捏造。

  大学教师卢勇认为,结合网络说辞与医院声明,公众并不能得出一个清晰的结论。有关方面不能再遮遮掩掩,而应澄清真相,不要给流言以更多生存的土壤。

  针对医院声明,有人跟帖感慨:“其实我们不相信谣言,只是没有正常的消息渠道,而且谣言往往是对的。这种事情正规的新闻机构早点介入,告诉市民真实情况,谣言也就不攻自破了。”

   日本女明星成了中国医药代表

  矛头指向的女医药代表,网上传言指名道姓,她名叫赵琦(化名)。

  网上对赵琦的介绍是:生于1982年,南京医科大学毕业生,与省(人民)医院多位医生关系密切,曾有医生差点因她离婚。2008年12月,一位外科医生查出艾滋病病毒,疑与赵琦有关。2009年3月省(人民)医院体检特别加入艾滋(检测)一项,牵出一串医生。

  传闻绘声绘色,许多人信以为真。网上疯狂流传着据称为“赵琦”的3张照片,由于图片质量原因,很难辨清是否同属一人。

  但其中最为清晰的一张,并不是赵琦。中国青年报记者在日本一家网站上找到了原始图片,这张面孔是北乃纪伊,一名18岁的日本演艺新星。

  至于赵琦所代表的企业,传闻中提到了三家跨国药企。

  北京一家制药有限公司5月15日在官方网站发表严正声明,称该公司南京办事处根本不存在网上所描述的叫赵某的医药代表。

  最早受到指责的是另一家制药公司。对此,这家公司也最早予以回应,在5月6日的声明里说,本公司南京办事处并无名为赵某的员工,因此不可能存在因我公司员工引起他人感染艾滋病病毒的情况。

  该公司认为,网上的传言“纯属恶意诽谤”,严重影响了企业名誉和医药行业形象,公司保留对散布及转载谣言者依法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该公司的官方声明发在了各大网络论坛。该公司总部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事实上,不仅南京办事处,整个公司都没有名叫赵琦的员工。自己在该公司任职5年以上,从未听说公司有赵琦这个人。

  那么,赵琦是否为该公司的前员工?该公司南京办事处一位姓陈的员工说,有人在南京办事处工作10年之久,都没听说同事中有一个叫赵琦的。

  南京当地有人猜测,赵琦可能并非该公司的正式员工,属于编外的临时工作人员。这种说法也遭到该公司的否认。“我们公司不采取编外人员销售的办法,没有这个模式”,有关负责人说。

  网上亦有说法称,赵琦属于××制药公司员工。该公司5月13日的声明中说:“在×××公司作出澄清公告之后,帖子又转指向我公司。我公司在此郑重声明,这完全是无中生有的谣言,是对公司及相关员工的恶意诽谤。”

  这家公司证实:“我公司确有员工名叫赵琦。自加入本公司以来,她一贯遵守公司的各项规章制度及相关的国家法律法规和社会公德。赵琦本人身体状况一直良好,根本没有所谓‘感染艾滋病’的情况。而且,赵琦既非出生于1982年,此前也无×××公司工作经历。相关帖子所指的内容纯属恶意诽谤。”

  该公司南京办事处的一位员工说,自己认识同事赵琦,网上流传的照片,与赵琦根本不是同一人。

  该公司大中国区有关负责人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此事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谣言,网上几张照片都不是赵琦。

  他说,公司看到传闻后曾与江苏省人民医院沟通,并请权威机构对赵琦做了一次体检,结果显示一切正常。目前,赵琦仍在工作岗位,公司的业务也未见影响。他还指出,赵琦其实并不负责江苏省人民医院的业务。

  出于保护员工的考虑,他表示无法提供赵琦本人的更多情况,并表示如果赵琦采取法律措施维权,公司会尊重她的权利。

  此人也表示,如果事情是假的,赵琦应该维权,“因为这次事件已经闹得沸沸扬扬,对她的名誉伤害很大”。

   真相:只有一名医生HIV检测异常

  艾滋病传闻一度指向江苏省人民医院泌尿外科,有人甚至在网上指出了该科一名医生的名字。

  但中国青年报记者查询了医院门诊记录,这位医生仍在照常接诊。

  据一位与泌尿外科有过往来的医药代表透露,由于该科为传言所指,领导不敢马虎,要求所有人员务必上岗,暂时谁也不许休假,以免招致更多猜疑。

  但记者多方证实,在这家医院外科,确有一位年轻医生HIV检测异常。

  该院外科一位医生向中国青年报记者透露,这位同事去年婚检时查出问题。两周前,医院内部通报了此事。网上说这位同事已被辞退或受到处罚,这种说法并不准确,患病同事只是离开了工作岗位。

  该医生表示自己对这位同事比较了解,他平时性格内向,没有传过什么作风问题。

  他说,通常来说,外科手术开刀前要为病人检查HIV(人类免疫缺陷病毒,俗称艾滋病毒),但急诊手术由于时间紧迫,会略过这项检查。如果急诊病人携带艾滋病病毒,而医生做手术时又一旦不小心受伤,哪怕只是无意中针扎的微小伤口,都有可能发生体液传播。而每个外科医生都有值急诊的任务。

  据这位医生分析,该同事不太可能接受“性贿赂”,理由有二。其一,如果真的要靠不正当渠道卖药,为什么要去贿赂一名没有职权的年轻医生?其二,据他所知,医药代表赵琦销售的是肠道营养药品,与该同事在专业领域没有任何交叉,而且赵琦负责的是南京另外一家医院。

  这位医生还说,网上盛传出事后“全院紧急体检”也不存在,医院没有刻意安排员工检查艾滋病毒。

  全国政协委员、江苏省人民医院前任院长、南京医科大学原副校长黄峻教授也向中国青年报记者证实,已知的染病者是一名年轻外科医生。

  不过院方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表示,这名未婚医生只是去年在本院的一次体检中,HIV某项检测指标呈弱阳性。医院当即将此事上报到江苏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医院方面强调,病人是否感染艾滋病病毒,只有疾控中心有权给出结论。迄今为止医院并未接到疾控中心的通知。

  事发后,这位医生已从江苏省人民医院辞职。

  医院方面明确向中国青年报记者否认此事与医药代表有关。

  黄峻教授曾听本院同事转述,此事牵扯了医药代表,但他表示没有亲自听到权威的说法。

  黄峻认为,无论真相如何,这起风波都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公众对于医药行业的不信任。“这是一个行业很可悲的事情。医院、行业要思考怎么端正态度,全社会要正确对待这个行业。”(本报记者 张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