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铜业前董秘挪用7.6亿元公款操纵股票

云南铜业前董秘挪用7.6亿元公款操纵股票

  万晓晓

  时至今日,云南铜业(000878.SZ)前任董事会秘书兼副总经理陈少飞失踪一年之久,他的很多同事们依然不知道陈少飞到底去了哪儿。在过去一年,公司上下人人自查的氛围下,大家都无暇自顾,更没有人太多关注陈少飞的莫名消失了。

  4月23日中午,坐在本报记者对面的云铜集团副董事长毛义强证实,陈少飞挪用公款7.6亿操纵股票。“性质很恶劣,是内外勾结做虚假贸易融资,由于案件比较复杂,牵涉到‘富邦系’,所以我们现在不能对外说很多。”

  一年前,2008年5月中旬,在云铜集团的一次干部警示教育会议上,突然会议室里进来几个人,把董事会秘书陈少飞带走了,从此他周围的人再也没有见过他。他的同事们后来得知,他被带走的当天就被搜家了。

  一年后的今天,本报获悉,陈少飞因涉嫌“内外勾结”挪用7.6亿资金操纵股票、虚假贸易融资等,已被云南省纪委立案审查,并且,由于其个人渎职、失职导致1亿资金被骗。经过近一年的时间,此案依然在搜集证据中。

   少了一个人

  陈少飞“出事”后,2008年5月20日,云南铜业出了一个轻描淡写的公告,陈少飞辞去在公司的一切职务,由高立东接任董秘兼财务总监的职务,陈辞职原因是“因工作变动”。此前,陈少飞除了董秘和副总经理的身份外,还是上市公司的总会计师。

  此时不光是云南铜业的广大中小股东们,甚至连很多云南铜业的员工开始也以为,陈少飞的消失,是与云铜集团原董事长、总经理邹韶禄,副总经理余卫平,原云铜地产总经理汪建伟的“高管窝案”相牵连。但随着去年年底,相关人士相继受审,人员名单中,并未出现陈少飞的名字。

  “他的案子与邹韶禄案没有关联,只是在审理邹案时,发现了线索。”知情人士向本报透露,这是另一起重大案件。为此,省纪委成立了调查专案组,云南省纪委副书记郭志宏为专案组组长,云铜集团副董事长、党委书记毛义强任副组长。

  在办理“高管窝案”时,尽管涉及人员众多、案情复杂,但仍在对外曝光三个月内,迅速判决。而陈少飞一案却一直悄悄进行,并未对外公开。

  2008年一整年里,对于云铜的员工来说,都是人心惶惶的一年,人事地震给云铜集团带来很大的冲击。

  自中铝入主云铜以后暴露出来的“高管窝案”,被云南省称为“近年来成功查办的最大一起国有企业领导腐败案件,为国家挽回经济损失15.3亿余元”,涉及违纪违法人员多达70余人。

  曾被称为“云铜救星”、把云铜从绝境带向辉煌的邹韶禄,却最终因非法收受他人价值人民币1900多万元的财物 (其中收受800万元属未遂),如今被判无期,已在服刑。余卫平则被判死缓,汪建伟有期徒刑20年。

  在这样的背景下,云铜现在的单一大股东中铝,配合省政府,在云铜内部开展“自查”活动,要求将以往收受的各类钱财、礼品如数上缴、退还。

  在这个过程中,陈少飞挪用巨额资金案浮出了水面。但此事一直是在较为隐秘的情况下进行调查。

   勾结炒股

  在财务上极为精通的陈少飞,从2006年开始通过一系列眼花缭乱的专业操作,正式开始了挪用上市公司7.6亿元巨额资金的疯狂炒股之旅。

  据新华社一份内参中透露,2006年10月,陈少飞与一位名叫郑汝昌的人合资成立了云南昌立明经贸有限公司(简称“昌立明”)参与云南铜业的定向增发。据本报了解,这位郑汝昌亦是一位财务运作高手。他们让昌立明与云南铜业开展贸易融资,由云南铜业开出商业承兑汇票后,昌立明将票据贴现,挪用出云南铜业的大量资金。反手用于申购云南铜业定向增发的股票。

  另一个重要的角色此时出场了,那就是北京富邦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郑海若。即使到了今天,这家富邦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依然是云南铜业的第二大股东、流通股第一大股东,持股占流通股的6.09%。

  2006年12月,陈少飞伙同郑海若利用挪用的云南铜业巨额资金购买云南铜业股票。2007年2月,在陈少飞安排下,昌立明以商业融资为名得到10亿元云南铜业开出的商业承兑汇票。贴现后,昌立明和北京富邦公司分别用其中的2.375亿元和3.325亿元购买云南铜业定向增发的股票,同时富邦公司拆借1.9亿元用于炒股、投资。

  同时,由于陈少飞的关系,云南铜业还在与上海金山公司开展贸易融资过程中,金山公司利用融资中开出的银行承兑汇票,骗取了云铜股份1亿多元的资金。

  从公开资料上,记者看到,2007年3月,云南铜业定向增发完成后,富邦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认购云铜3500万股,为限售条件流通股第二大股东。在限售期内,富邦资产通过深圳平安信托,将股权受益权抵押给民生银行,以此,获得资金流动能力,资本运作手法熟练。

  从云南铜业的股票走势图上可以看到,云南铜业的股票价格从2006年12月的10元钱左右开始启动,这一时间点与陈少飞伙同郑海若巨资开始购买云南铜业股票完全吻合。随后云南铜业股价一飞冲天,一直到2007年10月,股价到达百元顶点。不到一年,云南铜业股价涨了十倍!

  在这个过程中,昌立明获利润5.7亿元,富邦公司按股票解禁期满时的市值可获利润6亿元左右。

  一位不愿留名的业内资深分析师告诉记者,从2007年第一季度以来,陈少飞对外也在一直不停的“讲故事”,集团矿产注入、中铝入股承诺等题材,成为券商推荐力度最大的股票之一,中铝后来在香港的上市,更是让投资者放大了期待。

  在那个疯涨的时段,集团公司董事长邹韶禄曾私下炫耀外界很看好公司股票,有个私人老板更是动用6亿资金购买云云。可笑的是,这位董事长不知道清不清楚,这笔钱正是云南铜业自己拿出来的。

  事实上,直到两年后的今天,当年云铜爆炒的概念依然没有实现。云铜集团矿产注入仍未有时间表,而中铝尚未履行扩大规模,铜资源优先注入等承诺。

  云南铜业在内忧外患之下,业绩江河日下,2008年全年净利润为负28亿元,每股亏损达到了2.22元。

   陈少飞和他的同伙

  云铜的很多员工这样描述陈少飞:为人随和、低调、工作能吃苦,哪怕是平时接触很少的部门,只要有需要,他一定积极配合。并未表现出对金钱的狂热,衣着言语也并不张扬。

  陈少飞的下属甚至很少看见他发火,并且至今仍然钦佩他在财务上的工作能力。云铜在集团内部评选的采矿、冶炼等十项专业技能中,陈少飞是当之无愧的 “集团财务专业学科带头人”。

  邹韶禄也很信任他,在他出事后,很多人提及他是个人才,并为其惋惜。很多云铜人在跟记者谈到陈少飞时,都说陈的财务运作能力极强。

  有一个人并不这么看陈少飞――那是曾任陈少飞上司的杨毓和。“有才无德!”这是杨毓和对陈少飞的评价。杨毓和退休前是云南铜业董事、副总经理。

  他回忆道,早在云铜冶炼厂的时候,陈少飞就被调去做财务处处长,他承认,陈很聪明,业务能力强,平时的做人很低调,很客气。

  “我曾几次跟邹韶禄提出不想要陈少飞,但邹不答应,邹赏识他的业务能力。”杨毓和说。

  而陈少飞的搭档郑海若在资本市场上亦是叱咤风云,上世纪90年代,郑海若主要进行整合上市公司、到处竞购法人股等投资活动。郑海若除了是云南城投的投资者,还管理着以富邦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为龙头的富邦系。在博闻科技隆平高科、原子高科、中体产业北辰实业、红河光明、中信证券上穿梭出没,涉及资金量巨大。

  本报调查发现,陈少飞的合作伙伴郑汝昌更是神秘而资本运作能力极强。本报了解到,这位只有会计大专学历的浙江人,30岁就成了富邦科技(即博闻科技)的董事会成员。2004年8月成为这家公司的副总经理,负责公司融资及内部审计业务。在这个时间之前,郑海若背后主导的重组富邦科技已经完成,2004年6月份,改名为博闻科技,据说这次重组案在业内极为轰动。

  根据种种迹象来看,郑汝昌与郑海若的关系极为密切,在云南铜业上所有的资本运作,都应该是郑海若的手笔。2007年,郑汝昌的新职位是云南云锰集团有限公司财务总监。

  当时证券市场上,很多人都对郑海若有这样的评价,“和云南方面关系密切,参与云铜的定向增发,和在红河光明股改前买入,这些都需要有超额信息的”。

  4月23日中午,刚刚结束与中铝的视频会议的云铜集团副董事长毛义强,显得忙碌而疲惫。作为专案组的副组长,他告诉记者,案件已经进入司法程序,马上就要公诉了。“这是他的个人行为。”毛义强说,“陈少飞亲自运作的,但最后利润没到他手上。”

news_keyword_pub,stock,sh600158&sz000878&sz000998&sh600016&sh600030&sh600883&sh601588

  • $15.21
  • 06-17

选择颜色

Quantity :

Share :